阅文集团00772.HK下跌9.88%连跌4日累计跌幅17.39%

  阅文集团00772.HK下跌9.88%连跌4日累计跌幅17.39%

  今开:48.850最高价:48.90052周最高:62.900成交量:1157.74万外盘:614.18万昨收:50.600最低价:43.85052周最低:23.400成交额:5.31亿内盘:543.56万总股本:10.16亿港股本:10.16亿市净率:2.550每股收益:-2.79股息率:-总市值:458.63亿港市值:458.63亿市盈率:-16.200每股净资产:17.711换手率:1.14%

  阅文(00772)跌9.88%,报45.6元,最低价为45.5元,创1个月新低,最高价为48.9元,主动卖盘50%;成交430.64万股,涉资2.04亿元.以现价计,该股暂连跌4日,累计跌幅17.39%。

  现时,恒生指数(24828.47, -62.21, -0.25%)报24692,跌198点或0.8%;恒生国指报10052,跌100点或0.99%;主板成交244.34亿元。

  上证综合指数(3273.75, -66.54, -1.99%)报3306,跌33点或1.01%,成交1194.44亿元人民币。

  深证成份指数报13249,跌216点或1.61%,成交822.07亿元人民币。

  基本资料

  报价      45.600      变动       -9.88%

  最低价     45.500      最高价      48.900

  成交股数   430.64万股     成交金额      2.04亿

  10天平均   52.195      100天平均   43.934

  20天平均   52.695      250天平均   36.176

  50天平均   52.321      RSI14    32.613

  股份状态:创1个月新低,主动卖盘50%,暂连跌4日,累计跌幅17.39%

  阅文集团(00772-HK)近日公布中期盈转亏蚀人民币32.95亿元。其上半年活跃用户2.3亿,按年升7.5%。花旗指阅文市场推广成本较预期高,降其目标价至59港元。

  阅文(00772-HK)上半年盈转亏,净亏损32.96亿元(人民币。下同),为上市以来首次录得亏损,主要受新丽传媒商誉及商标权减值拨备共44亿元拖累。即使撇除相关影响,阅文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纯利也按年大跌94.4%。

  阅文指出,疫情下电影院线停止营业,大量电视剧和电影制作项目延期,许多项目的上线时间仍不确定,对业务产生负面影响。同时亦意识到过去几年累积的结构性问题,削弱化竞争优势,是导致今次业绩不如人意的根本原因。

  阅文新管理团队指,核心在线阅读业务面临挑战、免费阅读业务未能达预期、IP业务与新丽传媒的整合未能充分发挥协同效应。

  阅文首席执行官程武表示,由于国家影视政策变化和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令新丽传媒收入未能达预期及减值,未来将会高度重视其发展。

  冀伙腾讯拓IP作品产业链

  程武称,新管理团队将带领阅文业务与腾讯产生更大协同效应,充分挖掘阅文IP作品在动漫、游戏、影视整个产业链的价值。影视方面,目前单靠新丽传媒及腾讯影视不足以充分开发集团众多的IP作品,希望与许多影视公司及视频平台进行项目合作,开发更多如《庆余年》这类优秀作品。

  他续称,将阅文IP进行有效的影视转化,思路同样适用于动漫、游戏领域。目前阅文动漫已经与腾讯动漫进行联动,同时也与腾讯游戏团队开展合作开发新游戏。

  去年推出的免费阅读应用「飞读」,其表现并未匹配阅文对应的网络文学龙头地位。程武坦言,阅文过去对免费阅读产品的投入较为克制,效果并不理想,冀未来推出更多产品矩阵,并强化与腾讯旗下微信公众号、浏览器等产品合作,依托腾讯庞大的流量吸引更多阅读用户。

  阅文半年收入则按年增长9.7%至32.6亿元,在线业务收入按年增长5成至24.95亿元,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则按年跌42%,主要受新丽传媒业绩拖累。阅文上半年平均月活跃用户达2.33亿,平均月付费用户达1,060万,按年分别增加7.5%、9.3%。每名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收入按年增长逾5成至34.1元。

  阅文集团(00772)公布,截至今年6月30日止六个月中期业绩盈转亏,录亏损32.96亿元(人民币。下同),去年同期纯利为3.93亿元,每股基本亏损3.3元,不派息。

  期内,收入按年升9.7%至32.6亿元,毛利升6.8%至17.31亿元。

  *有关业绩的备注,请参阅该公司之正式通告

  阅文的期中成绩单出炉,尽管此前已经预告过,但净亏超30亿元的数字还是有些令人震惊。除了被新丽传媒拖累、受新冠疫情冲击之外,腾讯集团副总裁、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程武也坦承,公司存在“结构性问题”。对于未来,阅文仍将宝押在强化IP孵化上,不知道阅文能否在诸多前车之鉴下走出当下的困境。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阅文集团实现总收入32.6亿元,同比增长9.7%;毛利润为17.3亿元,同比增长6.8%。

  新丽传媒是阅文亏损的主因,受到内外环境的影响,此前收购的新丽传媒在报告期内收入及经营业绩未达预期,受此影响,叠加其录得商誉及商标权减值拨备44.1亿元,阅文集团净亏33.1亿元。

  影视项目整体周期变长,不确定性增加,经营情况不及预期,成为导致阅文集团上半年由盈转亏的主要原因之一。影视传媒行业分析师曾荣也表示,今年上半年影视行业受到冲击较大,不仅是新丽传媒,其他多家公司也均出现业绩下滑甚至亏损数亿元的情况,这是整个行业不可避免的挑战。

  具体来看,阅文上半年的表现出现冰火两重天的局面。财报显示,在线业务收入为24.95亿元,同比增长50.1%,自有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MAU)同比增长7.5%至2.33亿元,平均月付费用户数为1060万,同比增长9.3%,每名付费用户月均收入(ARPU)同比增长51.6%至34.1元。

  但在版权运营及其他方面,阅文的收入同比下降41.5%至7.6亿元,其中版权运营收入同比减少40.8%至7.2亿元。

  对于这一业绩表现,程武表示,“2020年上半年对阅文集团而言充满了挑战,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和复杂多变的宏观环境对业务产生了负面影响,公司多年来首次录得亏损。令人失望的业绩表现也让我们意识到公司底层商业模式抗风险能力的缺失和沉积数年的结构性问题”。

  事实上,与业绩相对应的是,今年上半年,阅文集团一直处于风口浪尖。比如公司“换将”,曾担任联席CEO并被称为“网文教父”的吴文辉,选择离职,由程武接任CEO一职,此后又出现闹得沸沸扬扬的“合同事件”,引发了网文作者对阅文集团的抵制,最终阅文不得不通过推出多份新合同模板来解决争议。

  阅文集团究竟要如何扭转当下的困境?据程武透露,“未来,我们将聚焦对内容、平台以及生态的升级再造,以释放阅文的核心价值并扭转困境”。

  而据阅文集团官方微信显示,未来该公司首先计划通过强化IP孵化能力、夯实业务基础、加快跨业态开发推动IP更快成长,其次是改善平台的社交和社区功能,实现阅文集团和腾讯产品矩阵之间更强的连结,此外则是强化以IP为中心的生态系统,在包括漫画、动画、电视剧、电影和游戏等在内的各种娱乐形式中建立广泛的业务合作伙伴关系和网络。


返回顶部